188金宝搏_歡迎您

战地仁心——专访百岁老赤军曾广昌

 

■曾广昌档案

曾广昌,男,江西兴国人,1915年2月出生。1932年参与赤军,1936年参加中国共产党,1968年离休。

先前任瑞金赤军卫校学员、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卫生队长、红二十八军三团卫生队长、八路军一二〇师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大夫、延安留戍卒团野战医院大夫、乌丹军分区卫生到处长、第十一纵一四四师卫生部部长、军委公安后勤卫生部医政科科长、原济南军区第六野战医院副院长等。
获三级八一勋章、三级独立自在勋章、三级束缚勋章、二级红星勋绩荣誉章。

(百岁老赤军曾广昌敬军礼。江西日报记者 洪子波摄)    

12月11日下战书3时,吉安市青石街81号“赤军院”。

冬日的阳光,斜斜地洒在天井里,舒缓的号角声,在这个罢手所内回荡。104岁的老赤军曾广昌,悄悄地坐在轮椅上,享用着这冬日的暖阳。身旁,划一地摆放着当日的《江西日报》和《参考音讯》。

 “曾老最大的喜好,便是看报纸,固然如今只看得清标题,但每天仍然会看。”罢手所护士钟昀雯说。

85年前,19岁的赤军卫校学员曾广昌,追随地方赤军,踏上了漫漫二万五千里长征路。

85年后,104岁的赤军老兵士曾广昌,亲眼看着当年为之浴血斗争的空想成为理想。

在为期一个多月的日期里,本报“致敬百岁老赤军”采访组屡次走近曾广昌,听他用并不完好的话语,断断续续报告着亲历的那些长征故事。虽已百岁高龄,但访谈中的曾广昌,时而模样形状凝重,时而舒怀畅笑,时而热泪盈眶——兴国的贫苦生存、瑞金的学员生活、大渡河边的急行军、泸定桥头的枪声、夹金山上的茫茫风雪、草地上的饥饿与无助、漂泊宁夏固原寻觅队伍时的困难,此时现在,全都穿越时空,如在面前目今。

(曾广昌在看《江西日报》。江西日报记者 洪子波摄)

“赤军打土豪,分地步,是我们贫苦人的救星”

第一次采访那天,听说我们要来,老人早早换上了赤军服、戴上了赤军帽。胸前的八一勋章、自在勋章、束缚勋章,见证了一位老兵的斗争与勋绩。
坐在轮椅上,老人的头轻轻昂起,模样形状严峻。
在“赤军院”任务已15年的军医王晟通知我们,这身礼服,是曾广昌从前留上去的,普通不随便穿,但每次穿上时,他都特殊严肃,有一种别样的神圣感。
当一名赤军兵士,是曾广昌作出的最紧张的人生选择。
曾广昌故乡在兴国县崇贤乡平静村,父亲是个诚实天职的庄稼汉。日子越过越穷,他与哥哥不得不从学堂入学,给村里有钱人家放牛,一年到头没少挨打挨骂。
1929年的一天,14岁的曾广昌听村里人说,一支叫“赤军”的队伍驻扎在村落左近。他们通知曾广昌,这支队伍专门打击土豪劣绅,为贫民语言。
没过多久,曾广昌和村里的小同伴一同,坐进了赤军创办的小学的讲堂。
 “天地间,人最灵;发明者,工农兵;男和女,都是人;一不屈,各人鸣!”曾广昌至今记妥当时学的《工农兵三字经》的内容。
1932年8月,17岁的曾广昌成了一名赤军小兵士。
谈起这次紧张的人生选择,老人笑了起来,说道:“赤军要在兴国招收一个增补团,把我们村里的年老人调集到一同,问愿不肯意参与赤军,我和哥哥都报名了,走的时分,怕家里人差别意,我们就骗他们说是出去打长工,这一走,我直到束缚后才回家。”
“为什么要参与赤军?”我们问。
“赤军打土豪,分地步,是我们贫苦人的救星啊!”老人朗声答道。
刚参与赤军时,队伍向导见曾广昌个子小,就布置他到宁都青塘赤军第二前方医院做关照生。不久,他又被送到瑞金赤军卫校学习,就读第六期医科。
曾广昌至今还记妥当年在赤军卫校学习的情形。“当时候,我们很多多少老师都是从百姓党那边俘虏过去的,他们普通都是大学结业,颠末检察后,好的就留下,教我们外科、内科、剖解、生理课,另有的教德文、英文,我们共产党很会用人的。”他用手比划着说,“事先我们上课时,还用过显微镜和照病机(X光机)呢,这些先辈的医学设置装备摆设,是宋庆龄老师托人购置,经过党的地下构造从福建运过去的。”
但是,还没等他完成卫校的学业,地方苏区第五次反“围歼”片面打响,曾广昌被暂时抽调到老营盘阻击战火线,担任从阵地上抬下伤员停止救济。
在这场阻击战中挂彩,致使没能追随队伍参与长征的陈毅,曾用“大战当年血海翻”描述这场战役的惨烈。
 “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月,有次我陪父亲从吉安回兴国故乡,颠末老营盘时,父亲还指着周围,向我引见了事先单方战役的情况。”曾广昌的大儿子曾铁军回想道。
老营盘一战,让年老的曾广昌第一次直面了和平中的生与去世,但更大的磨练,很快到来。

(曾广昌在和队伍官兵讲白色故事。材料图)

“在延安,我们仅剩的几个同窗围在一同,都哭了起来” 

1934年10月,金风抽丰冷落,赤军主力踏上了长征之路。
 “动身时,你们担忧不担忧?”我们问。
 “不担忧,我们瑞金赤军卫校的学员大约200多人,当时便是随着走,我们置信党。”老人语气坚决地说。
队伍进入湖南不久,为空虚一线作战队伍的医疗力气,曾广昌被派到红一军团二师四团,担当卫生队长。二师四团的前身,是百姓反动军闻名的“铁军”叶挺独立团,现在,正作为开路前锋,行进在长征步队的最前线。
能成为这支荣耀队伍的一员,历经一场又一场战役,并终极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,曾广昌深感骄傲。15年后,他特地为本人的第一个儿子取名“铁军”。
谈到湘江战役。老人说了一句“太惨烈了”,便眼睛高扬,不再语言。多年前,他曾对王晟提及,在这场长征路上减员最多的战役中,一名熟悉的兴国籍战友,从阵地上抬上去时,鲜血喷涌,曾广昌想尽统统方法想把他救济过去,但终极这名老乡照旧在他怀里中止了呼吸。
作为前锋队伍的卫生队长,直面鲜血、捐躯,用尽统统方法增加战友伤亡是曾广昌长征路上的任务常态。
老人说,有的伤员抬上去后须立刻停止内科手术,赤军短少麻醉药和消毒药,偶然不得不必从外地土豪家里充公来的灌装烧酒对伤口消毒,有的伤员须做截肢手术,就让他先喝醉,再来做手术。
 “纱布也没有,药品也没有,怎样办呢?只能打下一座都会后,充公资源家的布行、药店,将白布送到卫活力构去,见到小的药店、布行,我们就出钱购置。”
最让他感触无法的是轻伤员的医治。“路上许多是山路,挂彩的也好,有病的也好,又不克不及骑毛驴,又不克不及抬担架,我们只要找左近的老黎民帮助,看人不错,对赤军怜悯的,给他们一点银圆,将伤员寄予在他们家里,当前再接返来。这些伤员,有的厥后回到了队伍,有的被百姓党或中央的土豪杀害了,不幸啊!”老人叹息着。
但在长征路上捐躯的,不只有一线作战的兵士,也有许多的医护职员。
“我们卫校第六期的同窗,从瑞金动身时有60多团体,但长征完毕后没剩下几个了,在延安,我们仅剩的几个同窗围在一同,都哭了起来。”
说这话时,老人眼中全是泪水,不绝地用纸巾擦拭着鼻子。

(曾广昌在学习党章。材料图)

“哪怕本人流汗流血,也绝不损伤群众的长处”

对长征,曾广昌有着本人共同的体验和感悟。
 “长征路上苦不苦?”我们问。
“偶然苦,偶然甜,不打仗的话,那是比拟好的。光是走走路嘛,一天走几十里,仿佛没有什么题目。打仗的话,后面打,前面追,左面左面都夹攻你,就比拟辛劳了。前面追,(朋友)少的话要把他扑灭,多的话要阻击他。我们在长征中啊,便是坚决一个信心,艰辛斗争,以是不觉得得苦,反动嘛,便是有甜有苦。”
当我们问起详细的事情和阅历时,老人模样形状专注,堕入了长长的回想。
 “许多老师都被炸去世了,加上走不动的、开小差的,最初只剩下三四个了,为什么会有开小差的呢?由于老师里许多都是从百姓党那里俘虏过去的,吃不上,喝不上,衣服也没有,他们吃不了谁人苦,有个德文老师,到云南时开小差走了。”老人报告道。
 “我们赤军本人的人有没有开小差的?”我们问。
 “没有,赤军规律很严,各人都不会走。”老人答复得很爽性。
对长征路上闻名的几场战役,由于切身阅历,老人影象深入。
 “泸定桥是我们团打下的,为第临时间赶到泸定桥,我们用一天的日期,跑完240里的路,那都是山路啊,路上都是石头,早晨也要走,人又累,脚又痛,肚子又饿,苦啊。我们还要向老黎民买门板用来铺铁索,外地老黎民不理解赤军,问了很多多少家,最初才有一家情愿卖给我们。”老人回想着。
 “战役那么急切,不行以间接拆走吗?”我们问。
 “队伍有规律啊,哪怕本人流汗流血,也绝不克不及损伤老黎民的长处!”老人的语气非常坚决。
 “另有,腊子口也是我们团打下的,腊子口谁人中央,河不深,两头有个阳关道,朋友在山上用枪堵着,过不去,厥后我们绕过来,爬上山打朋友,他们不得不投诚,我们就霸占了腊子口。”
日期的腐蚀,让老人淡忘了许多往事,但长征,早已刻在了老人的心田深处。
“过草地,那是我们长征以来最苦的事” 
 “父亲性情平和、仁慈,最舒服的便是看到战友流血、捐躯,记得有好频频,他梦到长征时的战役场景,惊醒了起来,我见他满身都是汗。”曾铁军回想道。
对长征,曾广昌最难忘、最感慨的照旧爬雪山、过草地的那段日子。
 “翻越雪山(夹金山)时,山下风雪很大,有的战友一坐下就再也起不来,山上四处是雪窝,有的战友不警惕失到雪窝里,我们是干焦急没有方法,只能看着他去世,哎!”
一提及爬雪山的阅历,老人的模样形状马上繁重起来。
 “过雪山时,各人都没穿几多衣服,冻得很,一位小同道对着我喊,叔叔,你有衣服借不,我说,我只要一块布,于是,拿出包袱里仅剩的一块给伤员包扎伤口的布,包在他身上,给他御寒。”
 “过草地是不是更苦啊?”我们接着问。
 “过草地的时分,我在沼泽中救了一名得了水肿的同亲战友,把最初一点炒青稞面分他一半,他也把遮雨的油布分我一半。我们俩扶持着往前走,离走出草地另有三天的时分,他不幸倒下了,我眼泪止不住地流啊!”
 “你就看谁人草地,哎,连土都没有,地下都是那么深的水,连冻带饿,许多人都去世在那边,这些人是长征中最不幸的,不幸,我一想着就堕泪啊!哎,一个连土都没有的中央,(战友捐躯后)只能用草复杂盖盖,那中央这么多水,上哪抬土去?没方法,我本人想起都要堕泪啊,过草地,那是我们长征以来最苦的事。”
老人不绝摇着头,浩叹着,念叨着,似在喃喃自语,眼泪却不由得流了上去。
这泪水,是一位赤军老兵士对战友的思念,是一位医者对生命的恭敬。
“赤军才是我的家,我必需找到我的家” 
1935年秋,曾广昌地点的队伍翻过六盘山。
过草地时右腿受的伤,此时腐败起来,曾广昌高烧苏醒,真实走不了,队伍将他安排在宁夏固原一户张姓庄家野生病。
“队伍跟这户黎民说,他不克不及走了,请你好好照顾他,我们未来还会返来接他。”老人说。
老人通知我们,外地的老黎民都很穷,大少数人家都住在破窑洞里,吃不饱、穿不暖、睡欠好,张家为了让他养好伤,把仅存的几斤小米熬了粥,给他喝,自家人却跑到里面挖野菜果腹。邻人得知他的状况,也省下粮食,给他吃。
曾广昌的病渐渐康复了,为报答群众,他给左近村民看病,帮他们干些家务活,外地黎民都密切地叫他“赤军娃娃”。
但离开队伍的曾广昌,内心总是空荡荡的,夜里也睡欠好。一天早晨,他把身上一切的钱留给张姓人家,悄然出门寻觅队伍。
“参与赤军九去世终身,十分困难安排上去,为何还要去找赤军啊?”我们问。
“赤军才是我的家,我必需找到我的家!”老人答复得很爽性。
“你晓得怎样找吗?周围都有朋友,不怕被抓去吗?”我们问。
 “我就一起问啊,有的老黎民听信百姓党的宣传,连门都不开,有的还说,赤军啊,那是杀人纵火的土匪嘞,我一听就急了,和他们争辩,我说,那是坏分子辟谣,你们见哪支赤军杀了人、烧了屋子啊?赤军是为贫民打天下的步队。”
 “路上没有饭吃、没有衣穿,我讨过饭吃,日吃三五家饭,夜宿古庙亭,那里连庙都很少,都是住破窑洞,都垮上去了,那里狼又凶猛,吃人。”
 “有的黎民不错,宰了羊,拿一点羊肉汤、羊骨头、羊肉给我吃,生存上那就比拟好了。”
 “我先后住了4个老黎民家,一个是队伍寄予的张家,一个是养牛的,一个是养羊的,一个是干木活的。养羊的那家有主要打我,我就跑了出来,遇到一个干木活的,他跟我说,赤军娃娃,跟我学做木工好欠好啊?我说好哇,但等赤军一返来,我照旧要回到步队去的。”
回想起这段阅历,老人说:“除理解决生活题目,我就做两件事,一是探询探望赤军的着落,一是听一听外地老黎民对赤军的见解,遇到了解我的老黎民,我就跟他讲赤军的好做法。”
1936年末,漂泊中央近一年的曾广昌,终于遇到寻觅失散兵士的赤军小分队。
 “有一天,一位老黎民跑来跟我说,赤军娃娃,你们队伍找你来了,我就赶忙跑过来,跑着跑着,我的眼泪就流了出来。”提及重回队伍的那一刻,老人抬开始,眼睛亮了起来。
 一回到队伍的度量,曾广昌立刻提交了入党请求书。党和赤军,是他最后的选择,也是他永久的归宿。

结语:
穿越和平的血与火,104岁的曾广昌有着历尽苦难后的旷达。“我本人跟我本人开顽笑说,我是三朝元老,赤军时期、抗日时期、天下束缚,故意思!”他的笑声沉闷而嘹亮。
回望身边的生与去世,这位赤军老兵士又有着深深的感慨:“最不幸的是那些捐躯失的同道,他们不幸啊,偶然想想都市堕泪!”
“共产党向导我们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从小米加步枪,到如今的古代化,这很不容易。从长征当时起我就置信党,置信党肯定可以打败困难。”说这句话时,老人将右手举了起来,用力地挥了一下。
江西日报记者 张天清 杨建智 李歆


Baidu
sogou